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百姓消费 > 正文

储户巨额存款被盗系列案近4亿元进神秘女子账户

2015年02月04日 10:55    来源:钱江晚报(杭州)   作者:辛闻   

  多则上亿,少则百万的巨额存款,从银行里消失了。

  杭州联合银行42名储户的9500多万元被盗案,经数日发酵,线索越来越多,伴随而来的疑问也越来越多(本报曾经报道1月20日《杭州联合银行内鬼牵出9505万元被窃大案》,1月21日《银行内鬼祝某和主犯邱某两个女子如何导演惊天大案》)。

  义乌方先生看了钱报报道后,打来电话:“我存在某银行天台支行的330万元也没了,也是转到主犯邱某,也就是邱爱玉的账上,估计我的存款也是在数次密码输入中被银行转账而走的。”

  类似电话还有。义乌商贸城刘先生说:“我有250万,存入某银行宁波奉化城东支行,也没了。我们商贸城里有十来个人都存那里,最多的一个没了1000万元。这些存款的转账去向也指向邱爱玉。”

  更可怕的是,南京储户王炎在江苏的两个银行消失的存款达1.01亿元,其中6100万元被转入邱爱玉账户。据银行透露,在江苏受害储户不止他一人(《南方周末》2014年12月25日报道)。

  这些案件的共同点是:这些储户的钱最后大部分都转账至邱爱玉账户,而他们都不认识邱爱玉;这些银行都有“内鬼”;这些储户都拿到了10-15%的高额贴息。

  有法律和金融界人士说,这些案子不过是银行与金融掮客非法勾结造成的储户损失案件的冰山一角。

  独自进银行取号存钱,随机选择柜台,可330万还是消失了

  义乌方先生是生意人,他是看了钱江晚报1月20日第一篇有关杭州联合银行报道后就打电话来的。

  2013年过完年,方先生听朋友说,有人在替银行拉存款,贴息高达15%。类似的事情方先生曾做过,的确拿到了比银行高四五个点的贴息,所以这一次当他问清楚,确实是存到银行的,即放心筹款。

  方先生经朋友介绍联系了中间人,对方也是义乌人,双方用本地话一番交流下来,方先生更感放心。

  2013年3月8日,方先生跟中间人一起赶到某银行天台支行。

  做生意多年,方先生还是谨慎的。

  所以这也是这件事让我们更觉可怕的地方,不像杭州联合银行,所有存款人都由中间人带领,直接跟银行负责人祝某接洽。方先生跟我们大多数办银行业务一样:到银行取号、等待,也就是说接待他的柜员是随机的。而且全程方先生独自办理,中间人不在身边,甚至不在银行,而是在外面的一个饭店等他。

  方先生办好银行卡,没有开通网银,然后打电话给在义乌的老婆,330万元可以打进来了。

  当天中午,方先生跟中间人一起吃饭,吃完饭接到老婆电话,说钱已经打过去了。中间人说:“去柜台上拉个流水单据证明资金到位,15%的贴息我就可以马上打给你了。”

  方先生照办,这时大约为下午1:30,流水单据显示330万元已到位。当天方先生拿到了15%的利息。

  当时存款期限为一年,所以直到2014年3月8日,方先生才发现存款消失,而在与这家银行的交涉中,他得知,自己的330万元是在存入当天下午1:43被转账的。同时,转账单签名是别人签了他的名字。

  那么,方先生的钱去了哪里?

  也进了邱爱玉的账户。在这家银行,存款消失,进入邱爱玉账户的不止方先生一人,不过有人的存款后来被邱爱玉还上了。

  目前天台的该银行内部亦有嫌疑人被锁定,是个年纪蛮大的信贷员。警方在进一步调查证据。至于方先生存钱时随机选择柜台—难道嫌疑人搞定了所有柜员?目前尚不清楚。

  这边银行方面以案子已经交由警方处理,表示暂时无法归还方先生的存款。方先生请了律师,将银行起诉至天台法院,原定于2月4日开庭。但是,在2月2日晚上,律师接到法院电话,案子涉及刑事不开庭了。律师觉得很难理解:“我们告的是储蓄合同纠纷,是方先生与银行之间的储蓄关系呀。”

  很多摊位收到银行揽存小广告,消失的钱都去了邱爱玉的账户

  类似遭遇的还有刘先生。

  刘先生在义乌商贸城有摊位,2013年11月,有人派发银行揽存小广告,几乎每个摊位一张,“名片大小,上面写着银行揽存,贴息3-5%”,刘先生说,年底银行资金紧张通过各种渠道揽存,多年来都是这样,他们也都非常清楚。

  刘先生打过电话去,对方说,钱是存到某银行(和天台那家不是同一家)宁波奉化城东支行,对方说,如果存款多的话,最高可以争取到10%的贴息。

  2013年11月18日,刘先生跟中间人一起来到奉化。整个存款过程都由刘先生独自办理,刘先生只办了一张存折,当看到存折上显示250万元存入后,当天刘先生就从中间人处拿到了25万元。

  当时中间人只是要求存活期,存满一年。一年后,2014年11月18日,刘先生账户里250万元不翼而飞,只剩下几元钱的余额。而至此,去银行打印存折流水单据,也只有一年前的250万元存入记录,而没有支出记录。

  刘先生说,当时他们义乌商贸城有好几个老板都按照小广告上的联系方式将钱存入这家银行,他算少的,有存600万元,最高似乎有存1000万元的,现在钱都没有了。

  这些钱的去向依旧以邱爱玉账户为主。银行方面的答复亦是,已报警。

  江苏还有金额上亿的受害者,行长、业务经理都是内鬼

  在杭州联合银行9500万元存款消失曝光之前,在江苏也发生过类似事件:储户王炎1.01亿元存款消失,当时《南方周末》已经有报道。

  直到江苏案件中显示大额存款也是进入邱爱玉的账户,我们才将这几起案件串联起来。

  根据《南方周末》报道,南京储户王炎在2013年6月、7月和2014年1月,分三次在某银行(另外一家四大行之一)的苏州相城支行和昆山蓬朗支行柜面开户存入2500万、3600万和4000万,共计1.01亿元。待到2014年7月,王炎发现银行卡内的亿元存款只剩不到100元。

  还有两位储户,杨某于2014年2月22日存入某银行蓬朗支行200万元,29分钟后,钱被转走;同样29分钟后,马某存到该支行的500万元也被转走。

  王炎存入相城支行的6100万元被转入名叫邱爱玉的个人账户。

  至于有多少储户有类似遭遇,某银行苏州分行工作人员承认,“可能不止这三位”。

  2014年12月5日,某银行苏州分行发布,“苏州分行原员工陈华、周恩祥已被警方控制”,二人被控制的罪名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控制前,周恩祥的身份为某银行昆山市蓬朗支行行长,陈华为相城支行负责审核的业务经理。

  卷入储户存款消失,而存款最终进入邱爱玉账户系列案件的,还有某银行衢州江山虎山分理处。

  钱江晚报记者整理发现,无论商业银行,还是其他银行,都有中招,所有储户存款消失的原因都可以总结为“内外勾结”,但是每个出事银行,内鬼并不多,一般都是一个,最多两个;有的银行内鬼是高层,有的银行内鬼不过就是个普通业务员。那么在银行号称层层监管,道道防护的资金安全保障措施下,储户的钱,为什么还是能轻而易举地消失?

  邱爱玉,1962年生,她是个怎样的女人?如何能在诸多银行“培养”内鬼,我们粗粗一算将近三四个亿的资金,她到底拿去干了什么?钱江晚报记者赶赴天台,在邱爱玉的老家展开调查。



责任编辑:李梦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