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财富人生 > 正文

伯南克:天使与魔鬼的化身

2012年12月24日 14:54    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作者:辛闻   

  [导读]释放天量流动性的背后,是围绕着伯南克无休止的争议,金融海啸初期量化宽松给他带来的荣誉,都变成了指责和怀疑

  QE4来了!但是却没有在全球资本市场中激起几多涟漪。这并不奇怪,因为在今年9月中旬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QE3)时,资本市场就反应平平,更何况是这次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已经暗示,2014年初任期之后将不会再“坐直升飞机向下撒钱”了,而下任的热门人选珍妮特·耶伦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紧缩信徒,所以QE4下的金价和大宗商品市场的平淡反应也就不足为奇了。

  拯救者伯南克

  伯南克是美国联邦储备局(FED)现任主席,1979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MIT)的他对1929年美国大萧条有着深刻的理解,虽然他不像前任主席格林斯潘那样出身金融世家,父亲只是一名药剂师,但是他对经济学问题却充满了兴趣,读博士期间他最感兴趣的两件事就是:美国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和波士顿红袜棒球队。经典货币学者弗里德曼认为,美联储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失败正是由于未能印制足够多的钞票,伯南克经过研究发展了这个观点,“伯南克发现真正导致大萧条的不是印钱的数量,而是银行停止借贷。问题不单单是货币的下滑,而是信贷的崩溃”以色列央行行长Stanley Fischer说。他曾经是伯南克在麻省理工的论文导师。

  这种思想与格林斯潘有所不同,在沃克尔法则出台之前,格林斯潘奉行的是自由市场的观点,即政府不干涉华尔街自由。但是,随着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伯南克改变了主意。AIG、雷曼、贝尔斯登……一家家百年老店惨死于高金融杠杆下多米诺骨牌效应,华尔街顿时血流成河。此时,“鸽派”伯南克和财长保尔森联手上演了一幕拯救美国大兵的好莱坞大片。从2008年11月25日伯南克首次宣布购买机构债和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这标志着首轮量化宽松(QE1)的开始,至2010年4月28日结束时共计购买了1.725万亿美元的资产。随后,伯南克继续扩张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试图向实体经济注入更多的流动性,在2010年8月份的杰克逊霍尔的联储官员聚会中为第二次量化宽松打开了大门,当年11月4日美国第二轮量化宽松(QE2)出台,将美联储的负债表扩张至2.8万亿美元。

  由于伯南克像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那样,把美国经济从崩溃的边缘拯救出来,2009年底,美国著名的《时代周刊》宣布伯南克当选为年度风云人物,当选的理由是:“在金融危机乃至经济危机背景下,他以‘富于创意的领导能力’,令情况没变得更糟。”与此同时,伯南克也获得了“印刷报纸的本”、“直升飞机伯南克”等绰号,因为在他看来,如果有需要就可以开动印刷机来增加流动性,甚至可以坐着直升飞机向下撒钱。这招儿在金融海啸初期非常管用,至少在美联储提供了“有弹性的货币”后,美国银行系统没有崩溃。但是,美国经济的根本问题却依然存在,由于金融机构仍然在去杠杆,即使15个月内他把基准利率从5.25%降至0,同时进行公开市场操作,但是惜贷致使流动性依然滞留在银行体系,对实体经济推动作用有限,至QE1结束时,美国失业率仍然在10%。2010年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QE不是一个成熟的补救办法。

  而释放天量流动性的背后,是围绕着伯南克无休止的争议,金融海啸初期量化宽松给他带来的荣誉,都变成了指责和怀疑,这些指责不仅仅来自于鹰派,也来自于伯南克所属的共和党人内部,甚至还有他的同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

  最受争议的美联储主席

  克鲁格曼指责说伯南克治下的美联储展现出“可耻”的消极态度,并将伯南克对美联储的管理称为“懦弱”,他尖刻地批评伯南克没有坚持自己的“鸽派”(鸽派想要放松政策以刺激需求)立场。克鲁格曼和伯南克是老相识,1996年~2002年伯南克曾经出任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主任,为这所名校吸引了不少经济学人才,克鲁格曼正是在伯南克的力排众议之下才得以被雇佣入校进行学术研究的,显然,克鲁格曼认为伯南克这个“软骨头”以前的勇气消失了,被通胀论者“吓倒了”。事实上,伯南克这个老头还是很有勇气的,英格兰银行行长Montagu Norman曾经在1931年与大萧条斗争中精神崩溃,至少伯南克还没有,金融危机并没有使他看起来变老。

  套用中国人的话说,伯南克还是很有政治智慧和创新精神的。面对危机,他在动用利率杠杆等传统金融工具的同时,创新性地使用了量化宽松(QE)、扭转操作(OT)、零利率、无期限……并且在今年12月12日发布的政策声明中,首次将货币政策与具体目标相挂钩,即将失业率高于6.5%、未来1~2年通胀预期不超过2.5%、长期通胀预期稳定于接近但不超过2.0%的情况下,继续把联邦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的超低区间。这决不是伯南克再次大发童真,早在2002年之前他还是一名学者时,就主张在宏观经济模型中加入更多的经济指标来决定货币政策取向,以便实现更加有效的经济稳定,并撰写了大量论文来说明他的设计。进入美联储工作后的前3年里,他仍然凭借着脑子里的想法来行事,与体制内高度谨慎的行事风格有点不协调,但格林斯潘却似乎并不介意,此前伯南克的普伦斯顿大学好友、经济学家艾伦·布林德因为与格林斯潘意见不合仅当了2年副主席就走人了。

  无疑,伯南克是幸运的。他不仅得到了格林斯潘的认可,还顺利地在2006年被布什总统提名为美联储主席。但是幸运女神也不会接连眷顾他,在与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斗争后,到奥巴马任期时,他虽然2010年再次被总统提名为联储局主席,但是各种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参议院虽以70∶30的投票结果同意伯南克连任,但这一支持和反对投票比例是美联储主席任命历史上差距最小的,格林斯潘这个“一开口,全球投资人都要竖起耳朵”的前主席,在谋求第四次连任时,支持和反对票比例是89∶4。因为在第二阶段的救助中伯南克招致了更多非议,被誉为“历史上最偏好通胀,最危险”的美联储主席,就连他的亲密伙伴美联储理事Kevin Warsh也在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公开质疑伯南克可能做过头了,甚至连国外的央行都攻击伯南克故意让美元贬值,伤害了他们的出口,德国财长称伯南克的政策“愚蠢”。

  很多人不认同美国通胀需要被推高的观点,甚至是旗下的FOMC也出现了分歧,因为德国1923年的恶性通胀至今令人记忆深刻。在QE1推出之时,2008年美国通胀率仅为0.1%,是半个世纪以来的新低。而随着流动性的大规模释放,美国通胀率2011年9月却曾经达到3.9%,不过现在只有1.8%,伯南克任内的美国通胀率整体水平是越南战争以来历任美联储主席治下最低的,而且与此同时美国国内失业率也明显改善,目前仅有7.7%,是近四年来的低点。尽管如此,伯南克的民意支持率依然糟糕。英国央行行长金默文(Mervyn King)就警告说,明年全球货币战争将进一步激化,QE的效用已经达到了极限,长远来看各国央行退出是个问题。金默文曾经执教于麻省理工学院,上个世纪80年代曾与伯南克共用一个办公室。

  或无意续写连任神话

  从2002年伯南克博士入选美联储决策委员会,到2006年被布什总统提名任职主席,再到2010年被奥巴马总统再次留任,这位来自于美国南卡罗莱纳州的“神童”毁誉参半,面对来自于国内外的众多批评声音,伯南克似乎也有点吃不消了,10月24日,他向好友透露,即使奥巴马总统赢得大选,连任总统,他大概也不会再续任美联储主席了。美联储成立的目的是促进就业和稳定价格这两个看似有点矛盾的目标,作为银行体系“最后的救赎者”,他不仅要维持商业银行的正常运转,而且还要稳定物价水平。而当前美国经济虽然已经走在复苏的路上,但是还面临着类似于财政悬崖这样的危险,即使流水有情,伯南克也落花无意?对于连任这个问题,伯南克拒绝公开表态。

  在美联储历史上,格林斯潘是个“神”,他从1987年就开始担任美联储主席,届满时已经77岁高龄,是华盛顿官场上的“常青树”,也是美国历史上任期最久的美联储主席。不少人认为美国长期的经济繁荣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格林斯潘,虽然卸任后他的经济政策催生了金融海啸后遗症。但是对于收拾残局的伯南克,政界和经济界显然没有这么友好,QE4出台后,拥有固定收益的人感到失望,因为伯南克允许长期通胀升破目标。

  失望的还有其他一些国家,在全球经济衰退背景下,虽然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量化宽松竞赛,日本都已经推出了第11轮量化宽松,但是更弱的美元还是会伤害本国出口。而对于中国而言,较高的资本利差也会吸引这些钱汹涌而来,比如前段时间的香港,无怪乎各国纷纷指责伯南克是最自私的美联储主席。更重要的是,从QE1到QE4,伯南克刺激经济的边际效用递减,而且这么多钱背后,谁来为美国将来的经济复苏买单?显而易见还是他国,因为美国可是资本与经常账户双逆差的,这点伯南克心知肚明。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