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财经广角 > 正文

钢铁业困局第二波:它们倒在托盘路上

2014年11月21日 09:45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阮晓琴 孙忠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 这像一副多米诺骨牌,第一张牌倒下了,后面的牌都有倒下的可能。

  两年过去了,低迷的钢铁业在推倒钢贸商后,又把第二波风险传导到一些民营钢厂和为这些钢厂“托盘”的大央企、地方国企。

  所谓“托盘”,实质上是一种中国特有的影子银行体系,是在供应链金融名义下的信贷再批发。一些大央企、地方国企利用银行信贷,为钢厂上下游产业链、钢贸商提供“电商加配套融资”服务,最后因钢厂资金链断裂而落入融资黑洞,有的倒在了托盘路上。

  皖江物流子公司淮矿物流,正是又一家倒在“托盘”路上的地方国企。

  淮矿物流危机

  10月1日,皖江物流公告淮矿物流申请破产重整,“物流公司的债权债务将从上市公司剥离,上市公司对物流公司出资成本及应收款项等损失约29亿。”

  11月18日,皖江物流公告,公司表示正与控股股东淮南矿业加紧推进重大资产重整计划。而肇因便是皖江物流全资子公司淮矿物流风险事件。

  10月24日下午1:30,皖江物流在集团会议大厅举行临时股东大会,议题是皖江物流下属全资子公司淮矿物流破产重整。

  核心资产进入破产程序让这个地处长江南岸的上市公司皖江物流如临大敌。

  不过,此前预期的剑拔弩张并没来临。与会股东并不多,且以操着安徽当地口音的人居多,还有几位受委托的律师。会议进展很顺利,淮矿物流破产重整议案获投票通过。

  现场股东问得最多的是,为何公司出现了重大信用风险事件,公司损失到底几何?大股东淮南矿业集团注入何等优质资产,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淮南矿业集团(下称“淮南矿业”)是安徽省国资委控股的中国煤炭行业龙头企业。资料显示,淮南矿业所属煤田储量占华东地区50%,是我国十三大煤炭基地之一。煤种好、储量丰富、又靠近消费地,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淮南矿业在我国煤炭界的地位堪称绝无仅有。

  当初淮南矿业入主皖江物流,被市场视作重大利好。

  2009年8月27日,芜湖港[0.00% 资金 研报](皖江物流曾用名)向淮南矿业以11.11元/股定向增发,购买淮矿铁路运输资产和淮矿物流100%股权。2010年11月,增发完成,淮南矿业以持股占比32.02%,成为第一大股东。这一增发方案被质疑为高买低卖:增发前,芜湖港股价涨了五倍;注入资产被低估。

  2011年9月和2013年12月,芜湖港先后两次向大股东增发募集现金约29亿元,用于上市公司及淮矿物流增资和流动资金,拟打造大宗商品领域的“阿里巴巴”。

  但谁也没有想到,淮南矿业竭力打造的淮矿物流2014年9月19日被曝事发:因债务逾期,淮矿物流作为第一被告被民生银行[-0.31% 资金 研报]上海分行起诉,且截至9月5日其在银行等机构的20多个账户冻结;同时淮矿物流应收账款项存在重大坏账风险,预计将出现重大亏损。

  资料显示,经初步调查,淮矿物流债务总额167亿元,债权总额161亿元,但债权能收回多少不确定。

  今年10月1日,皖江物流公告淮矿物流申请破产重整,“物流公司的债权债务将从上市公司剥离,上市公司对物流公司出资成本及应收款项等损失约29亿。”

  淮矿物流破产重整“瘦身”后,皖江物流将损失过大半。根据2014年半年报,公司物流贸易营业收入占比96%,利润占比77%,其中大半是淮矿物流的贡献。

  参加临时股东大会的股东担忧,皖江物流复牌后,股价会不会拦腰砍半?

  皖江物流董秘牛占奎在股东大会上耐心地表示,集团正在筹划资产注入,但具体方案仍在论证中。

  据悉,淮南矿业旗下拥有煤炭、电力、房地产等资产,而集装箱物流和煤炭物流是优质资产。董秘牛占奎透露,公司下一步的利润增长点是配煤和集装箱业务,再加上未来注入的资产,公司未来前景仍有期待。

  钢铁业风险扩散

  今年以来,从山西最大民营企业海鑫集团,到四川第二大民营钢厂川威集团,到江苏申特集团、西城钢铁,再到黑龙江最大钢企西林钢铁,各地不断传出钢厂停产、资金链断裂和政府介入的消息。

  一个重金打造的物流平台就这样陨落了。皖江物流董秘牛占奎分析原因时说,淮矿物流资金链断裂,是钢铁行业系统风险引起的。

  其实,这句话只说明了一个重要的外部因素:钢铁行业的持续不景气,在横扫钢贸商后,开始向民营钢厂甚至大型钢厂传递了。

  2012年是中国钢贸商最痛苦时期,遭遇集体倒闭潮。那一年,福建周宁籍钢贸商、无锡一洲钢市老板李国清“跑路”,引发了占上海超过1/3的周宁钢贸圈资金链断裂。

  互保、重复质押,这些在钢市繁荣期间都不是事儿的问题连累了整个钢贸行业。由于银行全面收缩钢贸贷款,钢贸商倒闭潮很快从长三角的上海、江苏无锡,蔓延到环渤海的天津,再到珠三角广东乐从钢贸市场。“钢贸商倒了一半。”“我的钢铁网”人士估计。

  秦栖(化名)从事钢铁贸易十余年。10月22日,在上海钢贸商聚集地宝山钢领办公室,他向上证报记者讲述了这两年侥幸逃生的经历,也还原了一个市场的没落。

  2009年,国家投资四万亿刺激经济那会儿,秦栖虽然有机会拿到5000万贷款,但犹豫之下他还是放弃了。他至今很庆幸当时的选择。周边贷款做生意的朋友,在2012年银行对钢贸全面收贷后倒下不计其数。2013年,秦栖感觉钢贸商资金链断裂风险已过,他重新做起钢贸,然而,每单买卖必亏,还好他在期货上做了套保,才勉强保本。

  席卷全国的钢贸商倒闭潮退去之后,钢价还是在一路下跌。

  以建筑钢材螺纹钢为例,2013年2月,上期所主力螺纹钢合约价格最高达4297元/吨,2014年11月10日该合约创下2550元的新低,累计跌幅40%。原料方面,铁矿石年内跌幅超40%,焦煤年内最大跌幅30%,焦炭年内最大跌幅30%。

  2014年上半年,秦栖试做了一单还是亏损,从此他再也不碰钢贸了。

  “钢贸商的时代结束了。”秦栖说,如今他只做期货和股票。

  钢贸商曾是钢厂“安全垫”。多年以来,钢厂通过年底开订货会来外售钢材。即钢厂不直接面对市场,只要依据订单组织生产,钢贸商提货付款,没有赊销。然而,大量钢贸商倒闭后,钢厂销售网络被冲垮,不得不直接面对市场,房产建筑商拖欠材料款问题,销路不畅、资金回笼问题纷至沓来。尤其在原材料、钢价一路下跌背景下,很多钢厂完全暴露在经营风险之下。

  屋漏偏遭连夜雨。银行见钢铁行业走下坡路,逐渐收紧对钢厂、尤其是民营钢企的信贷,对资金高度依赖的钢铁行业发生了2012年中小钢贸商集体倒闭之后的第二波资金链困境。

  这一次,民营钢厂成为资金链困境主角。今年以来,从山西最大民营企业海鑫集团,到四川第二大民营钢厂川威集团,到江苏申特集团、西城钢铁,再到黑龙江最大钢企西林钢铁,各地不断传出钢厂停产、资金链断裂和政府介入的消息。

  西林钢铁是东北地区重要钢厂。去年开始,一些银行纷纷对西林钢铁收贷、提高保证金额度、压缩贷款额度、延长贷款审批发放时间,使企业流动资金几近枯竭。从2013年1月至今,银行累计收贷22.01亿元。今年春节后,西林钢铁开始出现欠缴社会保险费、拖欠职工工资及生产自救金等问题。目前仅维持总产能的20%左右。

  新一波钢铁业资金困境中,大央企贸易商中钢集团、中国铁物、部分地方国企因为涉足托盘业务而深陷其中。如,中国铁物2013年净亏损76.5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2%,2014年3月主动撤下了A股上市招股书。

  信贷紧缩中的托盘黑洞

  托盘业务巧妙在于:托盘企业从银行低息获得贷款,再转手高息贷给钢厂,从中赚近10%的利差。“这才是真正的影子银行。”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2014年3月的一天,上海钢领,一些国企业务员在写字楼间穿梭,游说钢贸商通过他们做托盘。李栖(化名)最多一天接待过三四拨人。

  “提供托盘可以拿十个点,比卖钢材赚多了。”李栖说。

  但李栖对托盘特别谨慎,他担心2012年钢铁业盛行的重复质押、信贷诈骗事件重演,托盘方成为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

  李栖不知的是,他的担忧已经演变成真实的悲剧。

  2010年4月,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淘汰落后产能工作的通知》,钢铁产业被划入淘汰产业。从那时起,越来越多银行加入到对钢铁业抽贷和限贷的行列,从钢贸商、到民营钢厂、再到融资矿,信贷收缩面不断扩大。

  “我们银行已经一年多没有给钢贸商贷款了。大型国企钢厂还可以,民营钢厂甚至有抵押物都不贷款。”上海一股份制银行信贷经理向记者表示,“凡是和钢铁钢贸沾边的一律不贷,仅是国有背景的钢厂较容易获得信贷支持。”

  这让许多资金充裕的国企嗅到托盘商机:托盘方先帮钢贸商支付货款,钢材放在第三方仓库进行监管,货权暂归托盘方;一段时间后,钢贸商除了货款,再加付一定佣金或者利息费用后,拿回钢材货权。这两年,该业务衍生到了原料端。钢厂没有钱买原料,托盘企业就帮把原料买下来。钢厂有钱时,就多付一笔利息加佣金还款;钢厂没钱时,就用钢材还。

  托盘业务巧妙在于:托盘企业从银行低息获得贷款,再转手高息贷给钢厂,从中赚近10%的利差。

  “这才是真正的影子银行。”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在钢贸融资链上扮演着“影子银行”角色的,包括五矿集团、中钢集团、中铁物流,以及地方国企等,也包括淮矿物流。

  知情人士透露,2012年并购斯迪尔后,淮矿物流以斯迪尔电商为载体,为上下游钢厂、钢贸商提供了配套在线融资服务。比如,淮矿物流为钢厂代采购原材料,而钢厂将产品在斯迪尔平台上销售。

  既能扩大电商平台货源,又能向钢厂提供贷款,收取利息,淮矿物流在钢贸融资链上做得风生水起。知情人士透露,淮矿物流对于钢厂和钢贸商都有贷款,而钢厂占比较多。

  然而,钢价一路下跌,钢贸商违约、钢厂亏损,钢材就全砸在托盘企业自己手中。更糟糕的是,由于托盘企业管理失控等原因,每一笔融资并没有对应一笔专属抵押物;仓储钢材物权多次转让、重复质押,托盘企业最终惹上一身烂账,陷入融资黑洞。

  导致托盘企业踏上不归路的还有银行,它们的风控流于形式。

  皖江物流董秘牛占奎就在临时股东大会上称,在贸易链条中,银行根据贸易信息提供配套业务。业务初期,票据、资金与贸易是吻合的,到了一定程度,票据流和实物流出现了脱节,不排除一些欺诈手段。

  资料显示,皖江物流仅有10亿资本金,但银行给了130亿元授信,这为过高负债提供了条件。知情人士表示,银行之间没有信息共享,更没有做到尽职调查,对上市公司应付账款、应付票据、短期借款分析没到位;对担保物管理不到位。

  “关键是抵押和担保没有做足。”一银行人士透露。

  此次淮矿物流破产重整,让很多银行再也坐不住了。破产律师透露,一般破产企业偿债率仅1-2成,这意味着银行大部分债权要打水漂。

  “皖江物流是国资控股并且是上市公司,结果公司主动寻求破产重整。而这个做法,会让很多银行一味傍大型国企做法遭遇危机。”一家股份银行相关人士透露。

  对于或有的欺诈,公安已经介入。据淮矿物流透露,公司原董事、常务副总经理,淮矿物流原董事长汪晓秀涉嫌滥用职权、严重失职等问题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并立案侦查;淮矿物流现任董事长、经理刘益彪和现任董事、总会计师汪靖涉嫌失职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并立案侦查。

  电商斯迪尔难以独善其身

  多位钢铁电商人士认为,随着行业规模收缩,钢贸商、钢厂、仓储物流,甚至新兴的钢铁电商平台,都将会出现大规模的收购兼并,而整个行业也将在此过程中完成转型升级。

  自从皖江物流身陷百亿债务黑洞后,关于祸起淮矿物流旗下钢铁电商上海斯迪尔的消息就在业界流传。

  皖江物流和斯迪尔人士都否认了这一说法。相关人士告诉上证报记者,淮矿物流出事是因为它为钢厂、贸易商做托盘,斯迪尔并没有卷入。

  一位电商界资深人士也告诉记者,“淮矿物流出事是在传统业务上,并不在创新业务电商上。”

  但上海斯迪尔还是搬家了——从上海曾经的钢贸集散地大柏树搬到控股股东淮南矿业在杨浦区黄兴路开发的写字楼“东方蓝海”。

  相关人士透露,淮矿物流事发后,银行也排查了斯迪尔。现在,斯迪尔相关银行债务都结清了。但是,斯迪尔交易量、信用状况可能都会受影响,它可能也是第一个受到钢铁业倒闭潮冲击的电商平台。

  斯迪尔2003年设立,具有钢铁电商界“黄埔军校”之称。十年间,从斯迪尔出去的核心人员创设了大宗钢铁、钢之源等钢铁电子交易平台,并有多人在期货公司、电商平台担任重要管理人员。

  就斯迪尔本身而言,它的发展更多见证了中国钢铁电商的艰辛历程。尤其是钢铁贸易陷困境、证监会下发清理整顿类期货交易的 “38号文”之后,斯迪尔大股东频繁更换。

  2012年11月,皖江物流全资子公司淮矿物流收购斯迪尔50%的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收购之后,斯迪尔是电商交易平台,淮矿物流是仓储物流和融资平台。

  钢铁业持续调整,钢贸商集体倒闭,钢厂销售模式面临重构后,钢铁电商迎来千载难逢的机会。

  业内人士称,电商平台吸引钢厂、贸易商的主要是两点:一、钢铁销售困难,电商平台有一定销货能力;二、电商融资功能。在“电商—物流—金融流程”中,淮矿物流承担了融资角色。

  然而,房地产行业进入持续调整期,过剩产业融资风险不言而喻。目前,除了钢贸商外,与第三方电商合作的主要是民营钢厂,一方面,民营钢厂灵活、竞争意识强。另外民营钢厂最缺资金——银行不愿贷款给它,而且一有风吹草动就收贷。但电商若风险意识、管理能力不强的话,很容易成为“替死鬼”。

  打开斯迪尔官方网站,可以查阅到申特、西林、中钢、凌钢、方大九钢、建邦、立恒等8个钢厂在平台设了专场。部分钢厂如申特、西林等把钢铁销售全部交给斯迪尔。一旦遇到销售不畅,资金紧张,钢厂就会向电商平台寻求资金支持。这些在斯迪尔设专场的钢厂中,曝出资金链紧张的就有申特、西林、中钢。

  淮矿物流所遇到的问题,是所有电商平台、托盘方都会面临的窘况,而这类悲剧仍在不断上演。

  多位钢铁电商人士认为,随着行业规模收缩,钢贸商、钢厂、仓储物流,甚至新兴的钢铁电商平台,都将会出现大规模的收购兼并,而整个行业也将在此过程中完成转型升级。

责任编辑:徐立民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