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贪腐警示 > 正文

成都原卫生局长狱中忏悔:每天都想哭 通宵睡不着

2014年05月09日 14:11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孙兆云   

  2013年1月4日,因涉嫌受贿犯罪,周光荣被市检察院正式立案侦查。

  经查明,周光荣于2005年底至2008年1月担任四川省成都市卫生局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接受他人贿赂。其中在2007年,周光荣利用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基建工程发包之机,受贿300余万元。

  2013年1月30日,经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批准,周光荣被依法逮捕。

  2013年8月7日,成都市检察院以受贿罪对周光荣提起公诉。

  2014年1月28日,周光荣因受贿罪,一审被成都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

  “我后悔死了……” “我应该听劝的……”周光荣说,他曾对自己提过一个要求,绝不收红包;但后来他还是放松了自己。

  周光荣说,自己在55岁以前,可以说是为人正派、为官清廉;甚至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家待业3年,他也没为儿子的工作打过招呼。

  周光荣案发人深省,在他55岁以后权力运用观念发生了一个根本的转变。“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有了“补偿寻租”的观念,这样他不仅没有守住为官的底线,也丧失了做人的立场。

  ———市检察院检察长助理张斌

  近年来,成都检察机关严格执法办案,并着力查办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仅去年就查办此类案件252件389人,其中,贪污贿赂类案件205件305人。追赃挽损1.2亿元。

  “我每天都想哭,每天都通宵通宵地睡不着觉,我后悔死了……”2014年1月28日,成都市卫生局原局长、教育局原局长周光荣因受贿罪,一审被成都市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目前正在锦江监狱服刑。

  今年63岁的周光荣曾官运亨通、风光无限,也曾是一个敬业、清廉的好干部;然而,从55岁开始,他最终没能抵挡住物质、金钱、美色的诱惑,一步步滑向贪腐的犯罪深渊。

  周光荣是如何从一名人民公仆变成罪犯?如今又有何所思所想?日前,市检察院的两名检察官来到锦江监狱,探访了在此服刑的周光荣。周光荣说,自己栽在了“义气”上;如今,他最大的愿望是,出狱后与儿孙一起过“平平淡淡”的日子。

  谈成长

  从部队卫生员到局长

  吃过很多苦

  一身囚装,一头短发已灰白,还没问几句,周光荣便情绪激动,掩面抹起眼泪,随后竟痛哭起来:“我每天都想哭,每天都通宵通宵地睡不着觉,我后悔死了……”

  片刻之后,周光荣稍稍恢复了平静。在回忆自己大半生的经历时,周光荣紧握双手一直放在膝盖之间,并不时使劲揉搓着。说起曾经的“辉煌”,他又不禁露出微笑。

  周光荣说,他出身安徽农村,虽然家境不好,但父母对自己要求很严格。16岁那年,周光荣参军入伍;后来,因为表现好,被推荐到军医大学深造,“吃过很多苦。”周光荣从一个部队卫生员一步步成长起来,历任部队卫生队军医、陆军医院军医、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师、科教科副科长、科长、该院副院长,直到成都市卫生局局长、成都市教育局局长。

  谈家人

  只想回到儿孙身边

  过平淡日子

  周光荣说,他曾对自己提过一个要求,绝不收红包;但后来他还是放松了自己。

  在谈话过程中,周光荣数度落泪,每次都是在说起自己家人时。他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是自己的儿子。周光荣说,自己在55岁以前,可以说是为人正派、为官清廉;甚至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家待业3年,他也没为儿子的工作打过招呼。当初家人也劝过他不要跟许左走得太近。说起这些,周光荣长叹一声:“我应该听劝的……”

  周光荣说,宣判前他诚惶诚恐,总想能判轻点,现在被判了14年6个月,出去都70多岁了。“我犯了罪,这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周光荣说,他会好好改造,因为老婆说会一直等着。而周光荣最大的愿望是,出狱后与儿孙在一起,“平平淡淡过日子,活一天是一天……”

  市检察院检察长助理张斌表示,周光荣案件发人深省,在他55岁以后权力运用观念发生了一个根本的转变。“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有了“补偿寻租”的观念,这样他不仅没有守住为官的底线,也丧失了做人的立场。

  细节披露

  与医药代表亲如兄弟 收受三套房全给了情妇

  在同事眼中清正廉洁的好干部,为什么会在即将退休之际沦为阶下囚?周光荣案的一切,都得从他的老下属何杰说起。

  在成都市卫生系统,何杰曾是个风云人物。博士、成都十大杰出青年,最风光时曾同时兼任4家医院的院长。2009年,他再获升迁,出任成都市医管局副局长。而他一路升迁的背后,是周光荣的赏识和提携。

  “从九几年开始,我就培养他,从他读研究生到读博士,都是我送他去的。当时读博士,他一开始不想去,还是我逼着他去的……”周光荣说。

  与医药代表

  “亲如兄弟,如同父子”

  2012年7月,何杰因经济犯罪,被市检察院立案侦查。何杰在交代2007年利用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基建工程发包受贿一案时,供出的一个中间人许左,把周光荣带进了检察机关的视线。这个许左被周光荣视为知己,“我们的关系可以说亲如兄弟,如同父子……”

  许左,比周光荣小17岁,2005年,经人介绍结识了周光荣,当时许左只是一名普通医药销售代表。

  周光荣有个习惯,下班后喜欢走路回家。“我就喊司机先回去,许左来了以后,他就来接我,在门口等着送我回家。有时候,我们也一起走一走。这种亲情关系慢慢就比较好了,心理上接近后,也很信任他;觉得他虽然年轻,还是很讲义气嘛。”周光荣说。

  精明的许左,通过打感情牌,渐渐获得了周光荣的喜爱,尤其是几次关键时刻的表现。周光荣说,2008年汶川地震后,他要进震区救灾,自己的司机不敢去龙池和虹口,是许左开车送他们去的。“我们两个加上一个办公室主任,在路上差点被石头埋了。”此后,周光荣大事小事、家事公事都放心地交给许左来办。

  由于两人这种特殊关系,许左被控制后,最初坚决否认跟周光荣有任何不正当的经济往来。但许左的狡辩漏洞百出,最后在检察官强大的心理攻势下,甚至使用了测谎仪,许左最终交代了周光荣的经济问题。

  在办案过程中,检察官提讯了许左多次,每次在谈到周光荣时,许左都忍不住哭泣,他觉得是自己害了周光荣。

  建一所医院

  “点子费”1000万元

  周光荣说,自始至终他都不怨许左,都是因为他的自私和义气。

  2007年,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一期工程即将上马时,许左对周光荣说,如果这个预算近两个亿的大工程能交给他的朋友朱某某做,那么他可以给周光荣挣一笔退休后的养老钱。周光荣说:“我没有什么存款,所以他说这些的时候,的确打动了我。”

  周光荣多次亲自给时任该项目建设负责人的何杰打招呼,希望能在工程招标时关照许左。为了万无一失,何杰甚至煞有其事地召开医院党组会议,以惠民工程的名义,将竞标企业的资质,名正言顺地由“一级”提高到“特级”。就这样,工程招标还没开始,周光荣就用权力,隐蔽地替朱某某将竞争对手排除出局。

  朱某某中标后,许左找到朱某某,要对方多给些“点子费”。经过多次谈判,最终从3个点敲定为5个点,即1000万元。对这1000万元巨款,周光荣、何杰跟许左三人心照不宣地达成了分配方案。

  护士成情妇

  收三套房产全给了她

  2009年1月至12月期间,朱某某按协议,先后四次送给许左共计400万元现金。其中,何杰分得丰田普拉多越野车1辆,折合人民币75万余元,而许左则在新界、神仙树大院、锦都等楼盘为周光荣买了3套房屋,共计300余万元。剩余的600万元,后因案发未果。

  周光荣说,自己比较讲义气,许左跟了他很多年,一直没得到什么好处。办案检察官介绍,当初,周光荣也许真的没有直接给过许左什么好处,但他哪里知道,许左暗地里利用他的影响力,通过做药品生意,轻轻松松地赚了大钱。

  据许左供述,他在认识周光荣前,每年药品销售的业绩是两三百万元;认识周光荣后,他和很多大医院搭上了关系,销售业绩一下子猛增到四五千万元,提成非常可观。

  周光荣收受的三套房产,是登记在自己或者家人名下吗?不,他全部给了情妇曹某。曹某最初只是某医院的普通护士,当时周光荣已经是成都市卫生局局长。

  办案检察官表示,表面上看,周光荣给曹某买房显得有情有义,但从掌握的证据来看,这就是权色交易。当时已婚的曹某为了能攀上周光荣这棵大树,获取了周光荣的手机号,并给周光荣发短信,主动表示要向周光荣私下汇报思想。“一个护士跟一个卫生局长有什么思想可以汇报?”办案检察官说,周光荣心知肚明欣然赴约,最终两人保持这种关系。后来,曹某离婚,自己带着孩子。周光荣说,她自己带个娃娃不容易,就是想弥补她一下。

责任编辑:徐立民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