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预警提示 > 正文

云南红河10余男子疑遭骗婚 新娘拿到礼金后失踪

2014年05月04日 13:53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孟凡泽   

  据京华时报报道 2013年10月20日,51岁的汤华明用近6万元的礼金,从百公里外迎娶了27岁的李海四。婚后,年轻的妻子常借故离家,如今,结婚刚100余天的李海四已下落不明。

  而这并非孤案。3个月以来,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内,弥勒市和建水县下辖多村至少10名中年男子被“骗婚”,女子均来自元阳县,被骗总金额几十万元。

  见面迎娶

  一顿简单的见面“喜饭”成了结婚仪式

  普通话并不利索的汤华明爬起床,说起结婚那天,恨不能一股脑儿地倾诉,他给京华时报记者展示了一幅迎客松刺绣的半成品,那是妻子嫁来时带过来的唯一“嫁妆”。

  2013年10月20日,天蒙蒙亮汤华明就起床了,从床垫下掏出早已包好的6万余元。这其中,有56600元的礼金和4006元的介绍费。

  出门前他望了眼屋子,这间父母留下的老屋暗得像个窑洞。在外打工4年攒了8万元,汤华明计划用剩下的两万元来装点这个家。等媳妇娶回来,为她置办一台电视机和一张沙发,还可以粉刷墙壁,把窗户上的塑料布换成玻璃,院子里空了十几年的猪圈,或许也会添置两头猪仔,他边走边想有了女人的日子会是怎样。

  坐上保媒人的面包车,汤华明颠簸近200公里山路前往元阳县,急着和那个被媒人描述过的未婚妇女、27岁的李海四见面。

  在元阳的一个小饭店里,坐在李海四对面的汤华明只顾憨笑,恨不得立刻把这个女人带回家。见双方都很满意,媒人便点了一桌菜,边吃边聊。

  当地叫这个为“吃喜饭”,婚事就算定了。

  饭后,汤华明通过朋友,把彩礼钱和介绍费交给了媒人。“朋友只是个证人,当时怕被骗。”汤华明说,媒人他不熟,只知道叫韩凤琼,是邻村的一个女司机。

  彩礼和介绍费交给媒人后,汤华明才被带到了女方家里。见了女方父母,简单的寒暄,椅子还没坐热,汤华明便带着女人坐上了回乡的面包车。

  这一天,往返的路程花了8个小时。

  按汤华明的表述,妻子并不愿意办婚礼。所以,一顿简单的“喜饭”就成了结婚仪式。

  已婚女子

  到了民政部门后才知道,她户口本上写的是已婚妻子的第一次离开,发生在迎娶后的第二天,不能算作失踪。

  当日,两人一早前往民政部门办理结婚证,没有成功。“到了民政部门后才知道,她户口本上写的是已婚。”汤华明说,民政部门拒绝为两人办理结婚证,当他质问妻子时,对方搪塞说“户口本有问题”。

  在家待了几天后,妻子称回家改户口本,向汤华明要了500元路费,一走就是一周。

  11月3日,刚回来的李海四便和汤华明再次来到民政部门,还是那本户口本,婚姻状况一栏被盖上了“离异”的红章。

  简单的程序走完后,夫妻俩人手一本结婚证。

  汤华明认为自己在婚后一直做得不错。从未打骂过妻子,每天给她做饭,最喜欢坐在院子里看妻子刺绣。

  “说起那方面来,有点难为情。”汤华明低着头说,两人虽然是合法夫妻,但结婚半年,夫妻生活不足10次。妻子每次总是说身体不舒服。

  汤华明认为,这只是她的借口。

  落跑新娘

  饭间,3个女人称出去走走,未料,跑了俩

  邻村的韩顺清和汤华明一样,也是通过媒人“买来”的媳妇,女人们都来自元阳县。

  11月8日,韩顺清和他的妻子也在民政局办好了结婚证,和另外一对夫妻聚在汤华明家喝酒,以作庆祝。

  饭间,3个女人称出去走走,未料,跑了两个。

  听到邻居的报信后,汤华明和韩顺清立刻扔下手中的酒杯,跑了出来,正巧看到两个女人钻进一辆面包车。“眼看着面包车开走,我们立刻拦了一辆农用车去追。”汤华明说,面包车很快把他们落在了后面,两个女人在10公里外的路口,上了大巴车,去向不明。

  两个男人只能坐着农用车到了80公里外的邻市开远,等着第二天换长途车奔女人娘家。“路上通了个电话,李海四说她回家玩儿两天。”

  次日,韩顺清陪汤华明一起来到李海四的家中,李海四不在家,其父母称不知情。汤华明当即拨通了妻子手机,问她到底在哪儿,对方改口称在邻市个旧玩儿牌,过几天就回去。

  “必须回来,要不然我一直在你家等。”汤华明对着手机说道。

  几番纠缠后,妻子答应让两个男人去开远市等,第二天一起回家。

  第三天,两个女人被丈夫从开远市带回了家。

  数度失踪

  “失踪”时常发生,妻子每次都会带走一些钱

  在家的日子,妻子每天都会在院子里刺绣,但那幅迎客松,仅完成了三分之二,线头还在。

  “失踪”并没有结束,时常发生。结婚半年,妻子在家的时间加起来,只有一个月。

  这期间,李海四以各种理由离家4次。除去最后一次,最长一次离开有一个月之久。本打算用来买猪仔的钱,也让妻子拿干净了,“她每次走,都会带走一些钱,五百一千的”。

  每次,汤华明都会“去娘家要人”把妻子找回来,但最后一次,没有成功。

  今年1月25日,妻子称要去还赌债,向汤华明要了1500元便又离开了。电话催回家,妻子从搪塞变为不接听,再变为停机。其间,手机定位搜到人在重庆,便只身赴渝寻妻。

  汤华明到重庆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妻子停机的号码充上话费。手机终于接通了,“她还是搪塞,让我回家等,她在打工”。汤华明说,他这次急了,直截了当说“不喜欢我可以离婚,把钱退我”,可对方并没有离婚的意思,表示还喜欢他。

  事后,妻子发短信给他:“我知道你对我太好了,等我这个月忙完了就回来。”短信之后,妻子的手机再也打不通,一直关机。

  多起报警

  “不排除有团伙作案的可能”,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称寻妻无果后,汤华明返乡报警,他认为这是个骗局。他怀疑媒人韩凤琼介绍媳妇从中骗钱,而女方父母也有嫌疑。

  韩凤琼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自己只是个介绍人,收取2000元中介费,元阳那边还有个媒人。至于新娘为什么跑,她认为是男方对新娘不好。同时,韩凤琼称与元阳的媒人并不熟。

  李海四母亲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彩礼钱她一分也没见到。女儿在哪儿、做什么,她更不清楚。这个不会讲汉语的哈尼族老人,谈话间几度落泪,担心女儿出事。

  汤华明花了几天的时间,跑了十余个村子,把和他遭遇相同的10人聚在了一起,希望大家一起讨说法,“他们的女人都跑了,而且都来自元阳”。

  潘学禄,建水县盘江乡新安村人,43岁,花费8600元彩礼钱,将30多岁的女子李后文领回家。办完结婚证的第三天,妻子失踪,事后电话称还要4万元彩礼钱。

  巡检司镇翟家宅村76岁的老汉岳占月,为了给两个智力有点问题的儿子讨媳妇,花了9000多元,连儿媳的名字都没有弄清楚,儿媳就走了。

  在附近的镇上,受害者远不止这10个。

  而元阳县公安局则称,虽然这次11名被骗婚的受害人并未到该县报案,但之前有外乡人报案,警方立案两起。“不排除有团伙作案的可能”,县公安局工作人员称。

  警方介入

  希望有类似遭遇的当事人尽快报案,以尽快查清真相

  根据京华时报记者现场走访,已知“被骗者”中,巡检司镇里的村民是最多的。

  “目前已接到4起‘骗婚’的报警。”巡检司镇派出所段副所长表示,事件已进入调查阶段。他希望有类似遭遇的当事人尽快报案,以便尽快查清真相。

  京华时报记者了解到,巡检司镇地处山区,总人口3万余人,男女比例基本持平,90%的百姓为农业户口,全镇农民年平均收入6966元。巡检司镇政府党政办公室刘副主任称,全镇外出务工人员不到两千人,占全镇人口的十分之一不到,绝大多数人务农为生。

  闭塞、贫穷是不是造成这里多人被“骗婚”的原因,刘副主任称不好回答。

责任编辑:徐立民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