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编辑推荐 > 正文

曲婉婷母亲被捕调查:贱卖数亿国资 手段铁腕

2015年05月07日 10:4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辛闻   

       在歌手曲婉婷眼中,母亲张明杰的形象是这样的:朴素、坚忍、能干,头发很短,不烫不染,走路特别快,做决定特别果毅。显而易见,魏奇作为张明杰属意的开发商,在改制还未开始就已“抢跑”,并最终接盘原种场资产并开发小城镇建设项目。

  

2014年母亲节,曲婉婷在社交网站贴出与母亲的合影。

  现年59岁的张明杰女士有两个人生角色:母亲和官员。她在这两个角色中展露出相同的性格:强势。

  在歌手曲婉婷眼中,母亲张明杰的形象是这样的:朴素、坚忍、能干,头发很短,不烫不染,走路特别快,做决定特别果毅。作为母亲,张明杰像大部分中国家长一样,送孩子去学钢琴,出国念商科,希望孩子顺利毕业,结婚生子,按部就班地过完一生。

  面对媒体时,曲婉婷不讳言自己16岁出国后,希望中断学业专心做音乐,因此与母亲关系闹僵。“我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要再保持沉默,妈妈,我就是我,请不要想改变我,别人的孩子不是我。”她在一首献给母亲的歌曲里唱道。

  作为母亲,张明杰缺席了陪伴女儿长大成人的时光,这曾经一度招致女儿的愤恨。但她把多出来的时间和精力,倾注在自己的职业上并取得了成功。在涉嫌违法违纪被带走调查以前,她官至正处级,对于在基层打拼的公务员而言,这个成绩殊为不易。

  “你外婆在我19岁时去世,我靠自己走到今天。”在送16岁的曲婉婷上飞机前往加拿大留学时,张明杰对女儿这么说。

  1956年出生于辽宁铁岭的张明杰,16岁开始工作,从哈尔滨市轻工干部学校科员一步步走到顶峰。2000年,送女儿出国的同一年,张明杰第一次当上了正职——市建设局信访处处长。两年后,2002年12月,张明杰开始任哈市道里区政府副区长。经过三次分工调整,2007年,张明杰分管全区农林、水务、交通、农业综合开发和各乡镇农业农村建设等工作。

  从道里区副区长一职开始,张明杰的工作便和征地、拆迁、开发、建设等联系在了一起。直至日后她达到自己仕途的巅峰,担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2014年9月29日,张明杰被哈尔滨市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逮捕。《路标》君多方调查获知,张明杰的涉嫌“滥用职权”之举发生在其担任道里区副区长期间,与一宗国企改制的资产处置密切相关。

  负责这家国企改制工作的张明杰,以铁腕的手段主导了该国企的改制与资产处置过程。此次并不透明的改制,致使巨额国有资产疑以贱价流入民企开发商之手,而这家民企则与张本人及亲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国家试点:50亿项目烂尾

  从市区往东南方向驱车7公里便到了新发镇,和所有的农村小镇一样,因建筑施工一路上尘土飞扬。如果不是在机场路和四环路交汇处的50多栋在建高楼,人们便会驱车而过,对此了无印象。

  围着这片在建楼房的“原生态社区典范,怡景·森林城”广告牌,在低矮破败的民房和荒芜的田地交错之中格外显眼。

  房产广告中的怡景?森林城,是“国家级小城镇建设试点项目”,“将成为哈尔滨市首个森林城市示范社区。”原定开盘时间为2014年7月,入住时间为2015年3月。

  但在2015年“五一”节前,偌大的烂尾工地没有施工的迹象,只余看守工地的三四个人。门口的横幅显示,“国家级试点新发镇小城镇施工现场”。



烂尾的国家级试点——新发镇小城镇建设项目怡景·森林城施工现场。

  “瞧瞧那规划,乱七八糟的”,一名在镇政府门口的村民说,“都停工两年了,没钱。”


  这个尴尬的存在,曾被哈尔滨市乃至国家层面寄予改革的希望。


  2008年3月,道里区新发镇被国家发改委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列入全国第二批改革试点镇。按最初的规划,新发镇将把全镇11个行政村,26个自然屯整合建设成建国-庆丰-红旗三个新型社区,打造“三区、两轴、四个增长极”的空间结构布局。

  一名负责新发镇小城镇建设的官员向《路标》君介绍,2010年底,新发镇正式开始进行小城镇建设,怡景?森林城是第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占地5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达22万平方米。

  官方文件显示,该项目的开发商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先发置业”),总投资达50亿人民币,项目始于2011年,计划到2016年完工。项目的规划设计则是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进行。

  时任道里区副区长的张明杰在当天接受《哈尔滨日报》采访时表示,通过小城镇建设,新发镇将逐步调整产业结构,依托自身区域优势,重点发展休闲旅游、加工制造、现代农业生产等相关产业。

  奠基仪式后,怡景森林城继续建设,封顶,直到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停工。

  “不好。”面对《路标》君对小城镇建设效果的询问时,上述负责新发镇小城镇建设的官员如此回答,“五年了,国家给的指标都没有交上去。指标期限只有三年。”

  新发镇在确定为全国第二批改革试点镇后,获得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共1600亩土地增减挂钩建设用地指标。最初的设想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政府确定小城镇项目,引进企业;企业通过政府拿到土地,交纳土地出让金。政府再利用这笔钱进行拆迁、补偿安置等工作,调整镇里的用地结构。

  政府的完美构想,在企业这一环节出了问题——开发商的资金断裂,导致整个项目无法继续运转。

  前述负责新发镇小城镇建设的官员透露,在怡景?森林城项目的22万平方米建筑用地中,开发商先发置业只缴纳了9万平方米的土地出让金,剩下的13万平方米土地仍然处于挂牌状态。但是这未缴纳的13万平方米已经被先发置业使用了。

  企业交不起土地出让金,政府就没钱进行拆迁等工作,于是整个小城镇项目就搁置了下来。这个建立在耕地上的烂尾项目,也让周边的耕地无法耕种,因而招致附近居民的怨声。

  为什么要选择并无足够资金实力的先发置业作为开发商?“那就是前期的问题了。”该名官员如此回答《路标》君。而这个“前期问题”,可以追溯到2009年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下称“原种场”)国企改制。

  在变身为怡景-森林城项目以前,这个地块的上一个主人是原种场。

  老牌国企原种场成立于1952年,是中国蔬菜粮食的育种基地,包括厂房、职工住房区、耕地、试验田在内,占地面积共有150多万平方米,其中既有工业用地,也有农业用地。

  运转五十余年后,原种场像一架年久失修的旧机器,积弊难返,步入衰微。暗合当时黑龙江全省的国企改制大潮,2003年起,哈尔滨市发改委和道里区政府不断发文,试图实现原种繁殖场等大型国企改制。

  但改制工作进行缓慢,这个僵局直到张明杰的出现才得以打破。2007年,担任道里区副区长四年有余的张明杰调整分工,开始分管全区农林、农业综合开发和各乡镇农业农村建设等工作。她履新后的第一项重要工作,即是原种场改制。

  早年,原种场以房产证、土地使用证为抵押物在银行贷款1350万元,但一直因原种场效益不好未能归还。2008年,为配合国家对不良资产的清算,银行将原种场的欠债和抵押物一起打包登报转卖。

  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旭东,以75万的价格购买了原种场的资产包,并向原种场索价750万回购该资产包。原种场方面表示只能出75万。双方谈判失败。

  老鼎丰向道里区法院起诉原种场,法院判老鼎丰胜诉,强制封存原种场的资产。原种场的改制工作因此陷入停滞。

  参与整个资产包买卖过程的职工王建峰回忆,当时,张明杰指示原种场法人代表郑先章带领职工打着横幅前往道外区法院、哈市中院、省政府信访办上访,并在横幅上写上“某某某(编者注:一位黑龙江省某高级别领导)指使姑爷刘旭东强买原种场资产包”、“利用手中权力通过法院封存原种场资产使改制企业无法进行”。

  最终,哈市中院不得不打电话给主管领导张明杰出面协调此事。

  职工们无法知道谈判的过程,但最终的结果证明了张明杰的手腕——刘旭东购买原种场资产包的价格是75万,最终由原种场向哈尔滨黎华家居装饰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下称“黎华家居”)借款125万成功回购,改制得以继续。

  当时,职工们觉得张明杰“做了一件好事”。但接下来发生的种种细节,让他们对张明杰此举的真实动机产生了疑虑。

  细节之一是,黎华家居的法人代表魏奇,也是后来买下原种场整体产权的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江科技”)的法人代表。“我们转制还没完成,购买方怎么就介入了呢?”职工张国对《路标》君表示。而按照2005年4月哈尔滨市发改委下发的文件,要求原种场“由区政府组织先转为企业,再按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

  细节之二是,东江科技在接手没多久,就把原种场的整体资产倒手卖给了后来令项目陷入烂尾的开发商先发置业。但这一举动不过是“左手倒右手”,因为先发置业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魏奇。

  显而易见,魏奇作为张明杰属意的开发商,在改制还未开始就已“抢跑”,并最终接盘原种场资产并开发小城镇建设项目。职工周治明透露,现任道里区区长曾在谈话中对职工们表示,魏奇已逃往美国。

  为此次改制进行资产评估的机构,是黑龙江源升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但据原种场党委书记李雁回忆,2008年,原种场上半年和下半年分别进行了两次资产评估,最终用的是下半年源升评估公司的评估结果,“但是那6000多万,怎么算出来的,我不知道,我们整个改制小组也不知道。”

  颇为蹊跷的是,2008年11月,道里区下派一名叫宗艳丽的会计进入原种场,接管了原原种场会计姚胜云的所有账目。“她把我好多账给冲销了”,姚胜云表示,“然后不让我管事了”。之后,宗艳丽的名字出现在了先发置业财务总监的位置上。

  据源升评估公司出具的以2008年11月30日为基准日的资产评估报告,原种场的总资产为1755.15万元,总负债2022.67万元,净资产为-267.53万元。

  李雁回忆,当时资产评估报告出来后,张明杰一个个找改制领导小组的成员签字。“因为整个评估过程我们都不知道,我不签字。”李雁说,“张明杰说,不能因为你一人影响改制工作。我说出了事谁负责。她说,她负责。我才签了字。”

  总资产1755.15万元,这个评估结果引起了原种场职工们的质疑。“他们把我们很多资产都隐匿了,154万平方米的国有土地只值这个价钱?”职工孙景峰认为。而在当时,原种场所在地段的土地使用权每亩价格约为100万元,以此计算,原种场的总资产中,仅土地使用权一项的账面价值就超过23亿元。

  据多名改制领导小组向《路标》君回忆,2009年9月1日,由张明杰主持的职工代表大会在新发镇政府四楼召开,出席领导仅有张明杰一人。“当时张明杰宣布改制已经有买家了,但没说多少钱卖的”,李雁说,“整个会议从召集人员到结束进行了不到20分钟”。

  当天下午一点半,张明杰在新发镇政府三楼楼召开改制小组会议。“她在会上宣布,原种场主体已不存在,从现在开始东江公司进驻。现成立职工安置小组,组长就是她自己。所有账本都由东江公司接手。”

  职工王建峰回忆,张明杰还曾在会上表示,“改制和职工安置方案已经确认,给你们看也看不懂。”

  而多名改制领导小组中成员均向《路标》君表示,自己未能参与改制方案的讨论,也最终没有看到改制和职工安置方案。多名职工表示,“只是在大会上听了一下,没有上墙(公示)。”

  周治明、孙景峰等人十名职工因改制方案没有公示拒绝签字,但遭到了解聘。周治明回忆,“当时张明杰就指着我说,‘不签,我就开除你’。”



张明杰

       在张明杰的铁腕推动下,2009年7月17日,原种场资产挂牌整体产权转让,含职工安置费用标的底价是6160万元人民币。魏奇控制的东江科技以底价购得原种场整体产权。


  那么,卖给东江科技的原种场整体产权中,是否包含账面价值超过23亿元的土地使用权?《路标》君为此走访了相关主管部门与资产评估机构。

  道里区农林畜牧兽医局副局长于同彬称,尽管原种场归该局管辖,并且当时派驻工作人员进驻改制小组,但该局对改制一事并不知情,“是当时的主管领导张明杰具体整个改制和相关事项。”他表示,“现在人被抓起来了,整套材料都已经上交到市检察院了。一切要等调查结果出来。”

  道里区国资委也表示,对原种场改制一事并不知情。

  负责此次改制资产评估的黑龙江源升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拒绝透露任何改制相关信息。

  但在《路标》君获得的一份由道里区农林畜牧兽医局于2015年4月20日向先发置业出具的说明中表示,关于土地使用权归属及管理问题,在办案机关未作出正式结论之前,原土地使用及管理仍维持现状。

  该份说明也提到,2009年8月24日,《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产权转让合同》是由东江科技与道里区农林畜牧兽医局及原种场三方签订的。

  根据《路标》君获得的两份土地租赁协议,先发置业已拥有原种场土地的使用权。协议显示先发置业曾将辖区内的375.18亩分两次租赁给个体,租赁期一年,共计租金11.2554万元。

  无论以哪个标准考量,中标接盘原种场整体资产的东江科技都显得可疑。按照哈尔滨产权交易中心公告要求,受让方必须具备的资质是注册资金不低于9000万元;而东江科技注册资本仅为50万元。此外,公告还要求新组建的企业必须在道里区进行工商注册和税务登记;但东江科技的登记机关为道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我们接触了很多不错的公司,不知道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东江科技。”职工孙景峰说。

  东江科技一名参与原种场职工安置工作的前员工李双告诉《路标》君,该公司很早就关注原种场了,通过公开竞标获得原种场整体产权,并包括原种场整体产权中所含154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不然(原种场)哪里值6160万元?”

  职工孙景峰曾在当地派出所看到当时的三方合同,其中有一句写道,“本次转让包括厂房、办公楼、设备和土地。”但职工多次索要该份合同未果。

  “当时张明杰还在会上强调改制之后,土地性质还是不变,企业继续搞农业,将建设一些农业观光园项目。”改制小组成员、原种场保卫科科长田景祥回忆,“她还许诺员工会被返聘,改制后的企业会帮忙缴纳保险等”。

  但是,种种许诺最终未能实现。据上述东江公司原职工表示,当时只是返聘了20余名员工,“那么多人,不是谁都能返聘的,是公司和职工双向选择”。

  这十名遭到解聘的员工中,其中一名职工因患病无医疗保险治疗,最终于几年前上吊自杀。

  2009年下半年,改制工作一结束,职工们便开始上访,“我们区、市、省都去(上访)了,北京(上访)去了三次。”职工代表张国表示。

  原种场的转企改制与新发镇的小城镇开发迅速衔接。2010年年底,原本是原种场的耕地上便开始施工准备盖楼。一开始工地只是挂牌“国家级试点新发镇小城镇施工现场”,之后围上怡景森林城项目的广告牌。

  据前述东江科技前员工表示,当时获得土地使用权后,东江科技试图依托原种场下属的新发蔬菜批发市场建设物流基地,还因此于2009年10月21日成立了一家物流公司。但是由于投资方的问题,计划流产,随后才进行了楼盘的开发。

  2011年7月15日,东江科技的法定代表人魏奇控制的先发置业成立,注册地点位于原种场招待所。先发置业作为开发商,取得了新发镇小城镇建设项目的开发权。

  先发置业一名前职员透露,张明杰的亲哥哥张明喆和侄子张宇也在该公司上班,张明喆担任副总经理一职。另据原种场职工王建峰回忆,怡景森林城的农民工到先发置业办公楼讨薪,先发置业职员表示,“找张明杰哥哥去。”

  张明喆与在《路标》君的电话通话中强调,自己是法人代表魏奇聘用过来的,“我是负责施工干活的”,并表示怡景森林城项目并非职工所反映的没有手续,只是“没全交(土地出让金)”。他未就自己与张明杰的关系作出回应。

  原种场能够从农业项目变身为如今的地产项目,除了魏奇以外,还有一个关键方——哈尔滨工业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王建峰表示,出面协调整个小城镇建设项目的是规划设计方哈尔滨工业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王绍玉。另据原种场办公室主任徐龙河表示,王绍玉在先发置业担任总经理。原种场党委书记李雁亦能在一些先发置业的文件上看到王绍玉的签字。

  哈工大官网显示,王绍玉在2010年8月从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政府拿到科研项目“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城镇化发展战略规划”,担任负责人。

  这不是张明杰同魏奇、王绍玉唯一的一次合作。根据《哈尔滨日报》2011年2月报道,道里区在该年将以都市旅游观光农业为重点,拓展西部发展空间,开发建设长岭湖新区、小城镇示范区等项目。这两个项目都隶属于张明杰的分管领域。

  据熟悉长岭湖新区项目的人士透露,在新发镇小城镇示范区开始不久,长岭湖新区的规划也着手进行,“都是由市里头安排市规划局进行的,市规划局则将项目交给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王绍玉,方案是王绍玉和张明杰商量的。”。

  王绍玉在2010年12月就拿到了哈尔滨东方巴黎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科研项目“哈尔滨市道里区长岭湖旅游风景区开发概念规划”。而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哈尔滨东方巴黎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5月26日,法人代表为魏奇。

  不过该规划上报到哈尔滨市一级时未获通过,“王绍玉的规划庞大,注重旅游地产,还要建奥特莱斯等,对长岭湖的改动非常大,和原先2003年注重郊野体验的方案所相去甚远”,上述人士说。

  东方不亮西方亮。王绍玉的地产规划才能最终得以在新发镇项目得以实现。据李雁表示,王绍玉与张明杰被抓,仅一天之差。王绍玉涉嫌套取国家小城镇建设资金。

  哈工大建筑学院办公室亦向《路标》君确认,王绍玉失联已久。

  2014年7月28日至9月27日,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黑龙江省进行巡视,职工代表张国联合其他职工向巡视组递交材料举报张明杰。

  当年9月,张明杰被免去发改委副主任职务。9月28日,在中央巡视组离开的第二天,松北区人民检察院以犯罪嫌疑人张明杰涉嫌滥用职权罪向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报请逮捕。经审查,次日,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以张明杰涉嫌滥用职权罪对其逮捕。李雁称,张明杰还遭到了“抄家”。

  11月3日,张明杰被免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职务。“就是小城镇项目出的事”,一名新发镇镇政府官员透露。就在张明杰被抓当月,市纪检委及市检察院先后找李雁询问关于原种场改制一事,“问改制方案是谁确定的,6000多万(价格)是怎么算出来的之类的。”

  原种场职工们表示,道里区政府主管农业的副区长关世勋在针对原种场职工的协调沟通会中提到,中央纪委第八巡视组将此案移交给黑龙江省纪委处理,而省纪委责成市纪委第五监察室、国家审计署、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三家牵头调查张明杰涉嫌贱卖国有资产案。此案目前仍在侦查中。

  在被捕半年多以后,媒体公布了张明杰与曲婉婷的母女关系。这位籍籍无名的处级官员开始进入舆论视野。

  媒体曝光后的次日下午,曲婉婷在社交网站上发表回应:“我非常爱我的妈妈而且感到心碎。这磨难对我来说压力很大,让我几乎每天以泪洗面。”并把社交网站头像改为和母亲幼时的合影。

  而曲婉婷的男友加拿大温哥华市市长罗品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这是曲婉婷的私事,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信息了,这段时间非常难熬。我也几乎没有信息。”

  曲父是市园林局某公园一名非常资深的美工师。据同事们表示,曲恒在这个单位上班已经超过30年,但最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曲恒平时为人低调,比较沉默,很少参与集体活动。

  在曲婉婷位于哈尔滨通江街的家中,同一单元楼的邻居对曲婉婷早已没有印象。直到《路标》君提醒,一名邻居才惊讶地表示,“天天在电视里瞅见曲婉婷,不知道就是老曲的女儿啊,只知道他女儿差不多初中的时候就出国了。难怪之前还听他说曲婉婷去了黑龙江大学开音乐会。”

  

曲婉婷幼时的住处,她的父亲至今居住在这里。

  这是一栋已经使用10年的单元楼,住的大部分是市政府的公务员,“我们一起搬来的。”上述人士表示,“早几年能看到张明杰,人很和气,见面都会打招呼。但是这几年都没有见到她了,一直是曲父一个人住着”。另一名邻居也表示,这几年一直是曲父独居于此,“他们家应该在其他地方买了房子”。

  另一名较为年轻的邻居表示,每年都就能看到曲婉婷回来,有时候是冬天,但今年还没见到回来。在该邻居看来,这是一个不错的一家三口,“都是公务员,生活不会太差。”

  曲婉婷在音乐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后,终于与母亲实现和解。在2014年母亲节,她还在Instagram上表达对母亲的祝福,“这辈子最想看到的美景就是你脸上因为我露出的笑容”。

  至少在短期内,她无法再见到母亲张明杰的笑容了。

  (应受访者要求,部分职工作化名处理)

责任编辑:李梦琦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