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最新图片 > 正文

西湖高档会所转型遇寒流 民众资源如何最大化待解

2014年07月23日 14:15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谢盼盼 吴洪   

图为整改中的菩提精舍可见天花板破损
图为整改中的菩提精舍可见天花板破损

  据中新网消息 “天气一热,游客数量有较大幅度的回落,开心茶馆又该如何减少亏损,实现盈余?”夏季以来,浙江先是连绵的梅雨季,再是艳阳高照,杭州西湖会所关停以来首家转型的开心茶馆主管单位杭州商旅集团相关负责人倒了一番苦水。

  今年4月,对于“西湖会所”的归宿,杭州西湖管委会给出了转型方案:30家“西湖会所”中,除百年老字号餐饮以大众平价餐饮的方式转型外,其余不得设置餐饮。然,百万计的年租金,不固定的人流量,让转型中的西湖会所陷入了困境。

  记者从不少专家处了解到,会所转型之路还将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更有专家对此次会所关停,直言政府“不符合市场规律”,并称,“一味的一刀切,并没有做到保护,也没有达到民众资源最大化”。

  首家转型开心茶馆吐露租金之难

  时雨时晴这是杭州6月典型的梅雨天气,7月后,杭州转而进入高温模式,如此的天气正愁了这家“开心茶馆”的主管单位相关负责人。

  因为严查“会所里的歪风”,西湖边的30家会所关停转型,杭州市共关停高档经营场所56家。西湖会也开始了转型之路。今年1月27日,西湖会转型为“开心茶馆”,是景区管委会与西湖会“老东家”杭州市商旅集团实行的试点。

  从会所转型到接地气的社会餐饮,纵然已转型,而其原租金却难住了开心茶馆。

  按此前开心茶馆原总经理许徳荣的话说,开心茶馆的年租金为250万元左右,去年10月刚装修过一次,花了约600万,即使把装修费用除外,要把房租钱再加上人工水电燃气及食材等原材料,月营业额需达到40万左右才能勉强保本。

  据悉,开心茶馆转型起就推出18元一杯的龙井茶及多数价格在30元以下的菜肴,目的正是为调整经营模式,扩大销售实现盈余。

  该负责人称,即使将现在年250万租金降到200万以下,单做茶饮仍不行,“200万,我连开饭店也不够。”

  开心茶馆曾因人手不够被曝拒客,为此特地将人手从10人不到增加至目前的40人以上,人手的增加意味着硬性成本的增加。

  “茶馆淡旺季明显,淡季,我们需要承担很大的人力硬性成本。”该负责人说,如今月营业额的保本需要已大大超过40万。

  而在今年4月,对于“西湖会所”的归宿,管委会给出了转型方案:30家“西湖会所”中,除百年老字号餐饮以大众平价餐饮的方式转型外,其余不得设置餐饮。其中,西湖会的转型方案为“可设立大众消费的茶饮和零售,并结合相关文化展示和体验。”

  租金已是大山,而人流不稳定亦成为经营难题。据了解,开心茶馆自开业以来,截至6月底,最好一天的营业额是6万,平均为2万一天,而喝茶收入仅占30%不到。该负责人向记者大吐苦水,在以游客为主体的曲院风荷内,人流量不固定,以至于开心茶馆的经营更像是看天吃饭,“之前人气曾一度旺起来,现由于天气转热,人流量有了较大幅度的回落。”

  他忧虑,等杭州天更热游人更少,开心茶馆又该如何减少亏损,实现盈余?

  会所转型或遇寒流 如何转型成难题

  今年初,浙江一批会所陆续关停、转型。据了解,截至6月11日,在西湖景区内,除“西湖会”已转型为“开心茶馆”外,另有7家会所(虎跑翠越会、菩提精舍、抱青会馆、天外天、新荣记、井外天、上林苑)正在改造转型。

  记者于6月末时,探寻了一番转型中的会所。高档会所菩提精舍门口紧闭,两侧都贴着“内部整改,暂停营业”的告示单,侧边的走廊顶部还有未修整好的破洞,背面有施工的水泥堆被拦板隔入。

  在菩提精舍往前的高档会所抱青会馆也同样贴出了整改的告示。记者透过紧锁的木嵌玻璃门,看到里面电线乱挂,地面脏乱。

  转型之痛或许不言而喻。

  对于其他会所的转型现状,该负责人有些悲观,“基本上都是吃不消重开,因为租金太高,形势也不好。”

  此前曾有媒体从景区管理处了解到,抱青会馆年租金为140万元,其他景区地段的会所往往租赁空间更大,所以租金也要上百万。

  对于转型,记者从管委会了解到,难处确实存在,毕竟在此之前没有具体的转型指导方案及可借鉴的形式。

  对于转型之难,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范柏乃看在眼里。

  范柏乃认为,西湖会所基本处于故居和文化遗产之中,本身的维护费用就很高,那会所经营是在保证维护费用足够支付的基础上,再保证经营利润,于是就会提高消费水平,而消费水平的提高,就会对老百姓产生影响。

  据了解,在管委会给出的转型方案中,是强调对风景名胜区内的高端经营场所在公益性、文化性方面进行提升。

  杭州西湖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负责人曾向记者承认,“景区服务设施是应该分成若干个层次,我觉得这从我们的景区消费群体中还是有这个(高档消费)的需求,但我们尽量把这种高档的消费尽量少一些,让大众化的营业场所更多一些。”

  该管理中心的负责人还表示认为,这次整治是将部分消费比较高的,游客量比较少的服务场所,转化为老百姓所能接受的服务场所,另外也更多增加一些文化展示的设施给老百姓。

  尽管如此,西湖会所的经营一方往往是企业,正如开心茶馆的该负责人所说的,“作为企业,未来盈利该如何保证呢?”

  该管理中心的负责人称,会所是在市场中博弈的,要进入市场,就必须要跟市场需求来接轨,“从会所自身发展角度,它需要转化自己的业态来谋求发展空间。”

  开心茶馆的该负责人对此很无奈,如此高的租金,如此不固定的人流量,从商业角度,别的企业也不愿选这个地方经营。

  专家:政府干预市场行为 会所非打击目标

  “还湖于民、还园于民、还景于民,这是我们必须坚持不动摇的原则。”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副局长孙德荣曾在管委会公示西湖会所转型方案时强调的原则。

  范柏乃认为,目前西湖会所基本呈现关闭状态,其实是还没达到“还湖于民”的目的。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李文峰则认为,会所的转型是否真的达到还湖于民的效果,政府需对各单位进行交流和研讨,才能让西湖的文化产业能够发挥更好的社会价值。

  范柏乃分析,关闭会所,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会所是滋生腐败的温床。

  他认为,会所的转型是否真正符合民众的需求,都是不能确定的。

  他直言不讳地说,“如果这些转型建设,没能符合民众的需求,那也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同时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建筑的破坏。在这方面上,政府在后期还需要做一些调研。”

  浙江省社科院副研究员王平称,会所转型还跟产权有关系。“如果产权是国家的,有公益性质的场所没有问题。但如果产权是私人的话,强行转型成为公益的,只能是劝导。”

  王平称,“如果政府打击的是会所的贪污腐败问题,那么会所本身不是他的打击目标。”

  范柏乃还表示,把会所简单地关闭,的确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

  他认为,这些故居和文化遗产成为会所,也是政府和会所之间有签了合同的,那么现在政府强关这些会所,事实上是不依法行政的一个行为。

  范柏乃建议,政府应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哪些会所是对文化的发展有利的,就可以通过调整消费的价格让它变得合理,再在政府的调控下,还是可以存在下来的。“这样一味的一刀切,并没有做到保护,也没有达到民众资源最大化。”

责任编辑:徐立民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