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经侦
经侦频道  >  经侦研究 > 正文

对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主客观要素的探讨

2012年06月07日 11:56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顾强   

  【摘要】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是危险犯,并且是具体的危险犯,本罪的犯罪结果是一种危险状态。不符合质量标准的食品本质上应属于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行为人的主观认识上存在明知,在意志上存在希望和放任两种心理态度。

  一、以一起案件的发生作开端

  2003年8月9日,被告人G以每袋10元的价格购进Z省某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圣童”牌婴幼儿奶粉(以下简称圣童奶粉)20袋进行销售。被告人L于2003年9月15日以每袋9元的价格购进上述圣童奶粉20袋进行销售。2003年8月23日,W的女儿M出生后,W便以每袋13元的价格从G处购买3袋圣童奶粉喂养M,后又以每袋10元的价格从L处购买20袋该奶粉喂养其女儿M。M食用该奶粉后,出现头大、体小、全身浮肿等现象,经治疗无效于2003年12月23日死亡。圣童奶粉包装袋标明该奶粉蛋白质含量为12%至18%,但经某市质检所检验报告书和市疾病防控中心检验报告书证实:涉案的圣童奶粉蛋白质含量在2%以下,为不合格食品;经某市医院医学鉴定委员会鉴定,M营养不良与进食劣质奶粉有关,死亡原因为感染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某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中心鉴定,M死于严重营养不良。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G、被告人L的行为构成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对于被告人G、被告人L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G的行为和M没有关系,其行为没有造成M死亡,其行为不构成犯罪。另有辩护律师认为质量不合格的奶粉不属于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奶粉,被告人L的行为和M死亡没有关系,被告人不构成被指控的犯罪。

  某县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G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后果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100元;被告人L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后果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0元(此案于2004年判决并生效,适用当时的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罪名——笔者注)。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是指违反国家食品安全管理法律、法规,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行为。刑法理论上通说认为,本罪是危险犯。本案涉及的问题是,本罪是具体的危险犯还是抽象的危险犯?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如何判断?质量不合格的奶粉是否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奶粉?行为人的主观认识是什么?行为人的意志因素又把握?

  二、 客观要素的考量

  (一)具体的危险犯

  设置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是基于行政取缔的目的,打击制售假冒、伪劣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的刑事政策的需要,从保护市场经济秩序,维护国家的食品安全管理法律、法规,保护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的角度出发,把打击、惩治的对象前置,把有造成危害结果发生的危险行为规定为犯罪。本罪的成立并不要求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其他严重食源性疾病实害结果的出现,即使“严重食物中毒”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实害结果没有发生,但只要有实害结果发生的危险,就构成本罪。

  本罪在成立上要求行为必须侵犯两种犯罪客体,即侵犯国家食品安全管理法律、法规以及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两种法益(法益,是指法说保护的利益),不但要求行为违反国家食品安全管理法律、法规,而且还要求行为必须足以导致产生严重食物中毒或导致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危险发生。换言之,行为人明知自己生产、销售的食品含有可能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超标准的有害细菌或者其他污染物的,也就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那么,这种行为导致的危险性就是明显的、显而易见的,就具有向现实转化的可能性,因此,这种危险犯是具体的危险犯而不是抽象的危险犯。

  法益侵害的危险,是指侵害的可能性与盖然性。作为对犯罪实施处罚的根据要求危险的盖然性达到何种程度,是需要解决的问题。危险犯分为具体的危险犯与抽象的危险犯。对于抽象的危险犯,不需要证明危险的存在,或者说不需要判断是否发生了危险;这种危险的存在是被推定的,即只要行为人实施一定的行为,当然就对法益构成威胁。具体的危险犯以有侵害法益的具体危险,即发生具体危险作为其成立要件。具体的危险犯是需要判断的。【1】

  (二)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判断

  危害行为是一切犯罪构成的必备条件,没有危害行为,任何犯罪都不成立。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的行为表现为两个方面:

  1.生产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的行为。 “生产”,是指对食品或食品原料进行加工、制造的行为。

  2.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行为。“销售”,也即“出卖”,是指将生产、加工的食品,或将购买的食品向其他消费者进行有偿转让的行为。但是,仅实施生产、销售的客观行为并不表明该罪成立在客观方面完全具备。就犯罪的客观方面来说,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关键在于:生产、销售的食品中含有的超标准的有害细菌或其他污染物,并且 “足以”导致食用人“严重食物中毒”或“严重食源性疾病”,有足以导致这种危险的出现,即构成犯罪,否则,不构成犯罪。

  在何种条件下才能“足以”产生“严重食物中毒”、“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危险需要弄清。笔者认为,“足以”,是指行为人的行为在客观上已经具备了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现实条件。“足以”揭示了实害结果发生的现实可能性,但是,可能性并不等于现实性,它表明的是行为还未达到现实(即实害结果)发生的程度。

  为了给打击、惩治生产、销售伪劣食品犯罪提供具体的标准,增强司法实践的可操作性,司法机关规定了具体的判断标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称司法解释)第四条第一款规定,经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机构鉴定,食品中含有可能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患的超标准的有害细菌或者其他污染物的,应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的“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患”。另外,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一)(以下称《追诉标准》)第十九条也做出了本质上和上述司法解释第四条第一款相同的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食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含有可能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的超标准的有害细菌的;(二)含有可能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其他严重食源性疾患的其他污染物的。本条规定的“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由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机构进行鉴定。刑法修正案(八)对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进行了部分修改:“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处……。”但是,该修正案对此条的修改和上述司法解释的本质是相同的。

  (三)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的食品应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

  《司法解释》和《追诉标准》都规定了“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由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机构进行鉴定,问题是,由省级以上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确定机构鉴定的质量不合格的食品是否属于刑法上的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行为人生产、销售的食品经省级以上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确定机构鉴定为不合格,足以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是否构成本罪?有一种观点认为,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的食品与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并不是一个概念,二者并不相同,换言之,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的食品(如,蛋白质、脂肪等营养成分不合格、达不到标准)并不等于《食品安全法》中规定的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质言之,不符合质量标准的食品并非刑法意义上的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既然不属于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那么,根据罪刑法定原则中明确性原则的规定,行为人生产、销售不符合质量标准食品就不属于《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的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的含义,也就不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罪。

  笔者认为,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的食品本质上也属于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根本原因在于:把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的食品理解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完全符合罪刑法定原则中的明确性原则的规定。“明确性”表示这样一种基本要求:规定犯罪的法律条文必须清楚明确,使人能确切了解违法行为的内容,准确地确定犯罪行为与非犯罪行为的范围,以保障该规范没有明文规定的行为不会成为该规范适用的对象。【2】明确性原则要求刑罚法规对犯罪构成要件的规定必须明确。【3】按照上述明确性原则,成立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食品罪在客观方面需要同时具备几个条件:第一,行为人生产、销售的食品不符合安全标准。第二,该食品经省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确定的机构检验不符合安全标准,也即是含有可能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超标准的有害细菌或者其他污染物的食品。第三,生产、销售的食品符合《司法解释》、《追诉标准》规定的“足以产生严重食物中毒或严重食源性疾病”的标准。

  笔者还认为,经省级以上质量技术监督部门确定机构鉴定的质量不合格的食品,应当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把不符合质量标准的食品扩张解释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并不违背罪刑法定原则中的明确性原则。扩张解释是指对刑法条文用语做超出其字面含义所做的解释。对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做扩张解释,是把不符合质量标准的食品或营养成分达不到标准的食品解释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如,把蛋白质、脂肪的含量、营养成分达不到标准的食品解释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法益是法所保护的利益,刑法具有保护法益不受犯罪侵害的机能。【4】犯罪的本质是侵犯法益,刑法的目的是保护法益。【5】国家的食品安全管理法律、法规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等重大法益有受到了犯罪行为的侵害的危险,毫无疑问,这些重大法益是需要刑法保护并且也是值得刑法保护的。然而,行为人生产、销售不符合质量标准的食品,并不含有可能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超标准的有害细菌或者其他污染物的,而是因为食品的营养成分(如,蛋白质、脂肪等)的含量达不到有关规定的标准,足以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应认定为构成本罪。对于本文开始的案例来看,我国《食品安全法》第二十条第三项规定了专供婴幼儿合其他特定人群的主辅食品的营养成分要求。由于《食品安全法》作出了明确的规定的。换言之,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原因,是由于食品中的某些成分严重不符合产品质量标准或达不到食品的营养要求,适用《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的规定进行定罪处罚并不违反罪刑法定原则。

  三、主观要素的认定

  认定行为人的行为构成犯罪,除要求行为人客观上实施了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之外,还要求这种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是在行为人主观故意或过失的心理态度支配制约之下实行的。

  (一)认识因素

  1.“明知”。明知的内容包括作为犯罪构成要件的客观事实,具体包括:实施行为的本身、行为造成的危害结果、实施行为和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其他与犯罪构成要件有关的事实。 就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食品罪来看,行为人明知生产的食品含有足以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或者明知销售的食品含有足以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而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以不合格食品冒充合格食品的行为。

  本罪的认识因素,首先,行为人认识到自己生产、销售的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要求行为人明知自己行为的特定对象,这是一种现实的认识)。其次,行为人认识到生产、 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食品可能对社会造成的危害性。最后,行为人认识到生产、销售的这种食品,一旦进入流通渠道,被人食用后就足以导致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危险的发生。

  《产品质量法》、《食品安全法》分别规定了生产者的产品质量责任、义务及禁止生产的食品。法律明文规定的生产者的责任和义务,生产者必须遵守、执行。如果违反上述规定,那么行为人行为本身的客观危害性已非常明显,并且行为本身的社会危害性也非常明确。就生产者而言,生产者明确认识到生产的食品是不符合卫生标准。

  同时,《产品质量法》、《食品安全法》也分别规定了销售者的产品质量责任、义务以及食品经营者采购食品时应当遵守进货索证制度,换言之,食品经销者购买食品时要向生产者索要食品的产品质量、卫生合格证,确保食品是合格食品。如果食品生产者不能提供合格证,而销售者没有见到质量、卫生合格证,应认为行为人已经认识到此食品是不合格食品。就销售者而言,销售者明确认识到销售的食品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

  2.“推知”。推知是指虽然不是明知,但综合各个方面的因素考量,生产、销售食品的行为人完全能够推测、判断、确定自己生产、销售的食品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在司法实践中,可以从食品的生产者或供应商能否提供食品的质量、卫生合格证等方面来综合判断,另外,也可从食品经营者采购食品的渠道,是从正规的生产厂家进货还是从“黑市”或“地下”等非正常的渠道进货等考察;除此之外,还可以从生产者提供给经营者的食品价格是否合理,价格差异有多大等方面进行分析。从而可以推断该种食品是否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

  司法实践中,犯罪嫌疑人常常以自己是文盲或是法盲,不懂产品质量的规定、食品安全的要求等为由进行辩解,认为自己没有认识到销售的食品是劣质食品、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笔者认为,对于行政犯,行为人不但对行为本身的性质及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具有认识,而且,对行为的违法性也存在认识。正如有学者指出的,能够在自己的生活中构成某些行政犯、法定犯意义上犯罪的人,到底有多少文盲,或者是对该方面法律一无所知的法盲?【6】这说明,行为人不但认识行为的危害性,而且还能认识到行为的违法性。以自己是文盲或是法盲、不懂产品质量的规定、食品安全的要求等为借口为进行辩解是苍白无力的。

  需要注意的是,食品经营者在向食品生产者采购食品时,尽管遵循进货索证制度,但是,食品生产者或其他供货商对食品的经营者进行欺骗,提供或出示虚假的安全合格证或者质量合格证给食品的经营者,经营者误认为这种食品是合格的食品而采购,然后再销售的,对经营者不应做犯罪来处理。因为经营者主观上存在事实上的认识错误,误认为是合格的食品,这种错误阻却犯罪成立。

  (二)意志因素

  就危害结果发生的心理态度而言,本罪的故意是直接故意还是间接故意,抑或是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两种心理态度都存在?有学者认为,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由间接故意构成。即行为人明知生产、销售的食品不符合卫生标准而故意予以生产、销售,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7】另有学者也持相同的观点,认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的生产、销售不符合卫生标准的食品罪不存在直接故意的情形,因为,行为人若是以直接故意实施上述行为,便可能构成以上述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8】间接故意犯罪以危害结果发生为必要,危害结果没有发生的不构成犯罪。对间接故意犯罪而言,特定的危害结果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结果发生与否都不违背其意志,都包含在其本意中,因而要根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仅有行为而无危害结果时,尚不能认定行为人构成犯罪(包括未遂形态),只有发生了特定危害结果才能认定构成特定的犯罪。即特定的危害结果的发生与否,决定了间接故意犯罪的成立与否。【9】犯罪结果包括物质性的结果和非物质性的结果。物质性的危害结果是有形的,可以具体测量的,非物质性的危害结果是无形的,不能具体测量。根据《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规定,本罪的成立只要求有导致危害结果发生的危险。由于构成间接故意犯罪必须有危害结果的发生,因此,就本罪来看,这种结果只能是非物质性的危害结果——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发生的危险。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认为本罪成立结果加重犯,那么,本罪的犯罪结果也只能是“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危险”,否则,结果加重犯不成立。

  但是,认为本罪只能由间接故意构成的观点值得商榷。根据刑法第十四条的规定,故意是认识因素和意志因素的统一;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同属于故意,二者虽然存在差异,但本质相同。显然,在解释具体犯罪的故意形式与内容时,必须以总则第十四条的规定为指导。不可认为, “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某些具体犯罪只能由间接故意构成,不能由直接故意构成”。因为,既然间接故意都能成立,直接故意更能成立;事实上也不存在“某种行为处于直接故意时成立此罪、处于间接故意时成立彼罪”的情况。【10】

  笔者认为本罪的主观心理态度可以是间接故意。行为人的动机是为了赢利,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的目的是赚取利润,放任危险或实害结果发生的可以由间接故意构成,即行为人在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追求盈利目的的同时,放任行为导致严重危害结果危险的发生。

  因此,认为以间接故意的心理态度实施行为构成此罪,而以直接故意的心理态度实施行为则构成彼罪的观点并不成立。换言之,本罪可以由间接故意心理态度支配下实施,但也不排除以直接故意心理态度实施此种犯罪。

  在直接故意的情况下,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必然或可能发生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也可以是希望这个危险的发生,在希望这个危险发生的情况下,其行为侵犯了双重客体,既侵犯了国家食品安全管理的法律、法规,又侵害了不特定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然而,本罪是被归类在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这一类罪之中,所以,国家食品安全管理的法律、法规是本罪的主要客体,而不特定或多数人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是次要客体,当然,并不是说次要客体可有可无,它对于本罪的成立也同样起到重要作用,但也不能认为侵害了不特定或多数人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就认为这种行为成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以此观点,在间接故意的心理态度支配下,实施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行为,放任足以造成严重食物中毒或者严重食源性疾病的发生,也同样会侵害不特定或多数人的身体健康、生命安全的,能够成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吗?所以,本罪的意志方面可以的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两种心理态度。

  主要参考文献:

  [1]赵秉志主编,《外国刑法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07-108页;

  [2][意]杜里奥•帕多瓦尼,《意大利刑法学原理》,陈忠林译,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第24页;

  [3]张明楷,《外国刑法纲要》,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二版,第30页;

  [4]张明楷,《外国刑法纲要》,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第二版,第6页;

  [5]张明楷,新刑法与法益侵害说,《法学研究》,2000年第1期,第27页;

  [6]贾宇,论违法性认识应成为犯罪故意的必备要件,《法律科学》,1997年第3期,第61页;

  [7]王作富主编,《刑法分则实务研究》(上),中国方正出版社,2007第三版,第278页;

  [8]陈立,李兰英,《刑法分则的理论与实务》,科学出版社,2006版,第50页;

  [9]高铭暄,马克昌主编,《刑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4页;

  [10]张明楷,《刑法分则的解释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44页。

  注:该文被公安部经侦局“调研文章”栏目采用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